西宁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贤者与少女 第九十节:沉默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8:36 编辑:笔名

贤者与少女 第九十节:沉默

口中嚼开的面包,与其说是面包,倒不如说只是干硬的面饼。

干涩,难吃,难以消化。若非是战斗职业者的强大肠胃,恐怕还会因此产生一定的胃部不适感,开始感觉浑身乏力头晕想吐。

在理想的情况下,一杯热腾腾的牛奶或者是麦芽酒,将这面饼放入其中浸泡发软,才是正确又令人舒服的吃法。

而在更理想的情况下,他们该吃着松软的面包,搭配香气四溢的浓汤和烈酒。

进入森林第10天,在全然无任何猎物可捕捉的情况下,他们消耗完了最后一点常规补给,只余下作为紧急储备食物的干硬面饼。

这种食品拉曼本地人并不陌生,它从古典拉曼帝国时代开始就一直是行军粮。那个年代还并没有面包,人们也尚未掌握酵母菌的秘密,不懂得放过夜的发面团可以使得面饼发酵起来,具有松软可口的口感。

如今仍旧存在的面饼多是用来搭配其他食品食用的,它们也要比自己的祖先更加轻薄,适合用来卷着肉类和蔬菜或者蘸酱食用。

而他们这回带上的全都是加厚又不那么好吃的古代样式,究其原因,还在于空间的节省。

与三头地龙的不期而遇令他们损失了三十匹左右的驮马,四散逃入森林当中的这些马背负着的物资损失对众人而言是十分严峻的

人数众多虽说意味着战斗力上更加强悍,但在物资的消耗方面上领导者要面临的挑战也更为严峻。

马匹的背负能力是要比人类更强,但三百多人每天的消耗也决计不在少数。

即便是以这种牺牲了口感的干硬面饼为例,每个人一餐也需要至少一块,若是那些强壮的佣兵还很多时候需要一块半到两块才能吃饱。而这样粗略算起来五六百块的面饼,已经几乎是两匹驮马能够背负的货物了——除非他们想要让马匹过载进而拖累队伍。

这还仅仅只是一餐。

每日最少需要两餐才能保证人们有足够的力气能够继续前进和战斗。尽管消耗掉补给空了的那些驮马是可以宰杀来烤了吃,但是战斗当中马匹也是会折损的,他们需要预留马儿用以在之后替换,若是失去了这重要的代步工具那么即便战胜了魔女只怕也难以走出森林。

再加上大面积坏死的森林当中缺少可供马儿食用的草料会造成马匹的损失,实际上额外的三百匹马当中除了人类的食物以外还携带了大量的马草。

尚未见到魔女,光是要前去与其战斗,面临的困境就已足以击溃大部分不是那么训练有素的军人。

带上这么多的补给,完全依赖自给自足,这几乎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即便是拥有完善后勤的帝国常规军队,其后勤补给也永远都是和行军路线有关系。从一个哨岗前往下一个哨岗沿途都有布置粮仓或是可以从当地居民那里购买粮食。

而经验丰富的冒险者则往往会从大自然之中获取馈赠。以巴奥森林为例,若是在往常的话这种温暖南方的森林当中能够找到的猎物和可食用的浆果野菜几乎数不胜数,他们只需携带每人两到三天的食物,依靠狩猎采集一边行军就已完全足够。

但魔女引发的大范围气候变化,造成了一种类似焦土政策的效果。

漫长的山路沿途没有任何的活物,他们必须为自己准备好几乎所有一切的补给,因为森林当中除了用来烧火的枯死植物以外,就再无法获取任何的资源。

夜晚从未如此安静,听不着虫鸣听不着风声。

有的只是与那漆黑一并永存的沉默。

第十一天的早上,在奥尔诺公布了自己与魔女的关系数天过后,队伍终于出现了逃兵。

十几名史蒂芬麾下的佣兵夜里悄悄溜走,还带走了驮马和相当一部分的物资。

这是一个必然会到来的结果,属于队伍高层的数人都预见到了这一点。某种程度上这也正是奥尔诺把事情摊开想要引起的变化。

魔女的强大是非正常人类的想象力所能囊括的,她本身就是超自然、反自然的存在。而在亲身面对这种程度的威胁时,若内心并不足够坚强的话,就会被趁虚而入,迷惑,混乱,从而将手中的利剑指向队友。

这是他们决计不可见到的情况,相较之下因得知这一事实而变成逃兵的那一部分损失反而较小。只要能让队伍变得愈发存粹,留下来的人你可以放心地把背后交给他,那么这样的牺牲也还是在接受范围之内。

亨利和艾莉卡还有奥尔诺都明白这个道理,阿道佛斯也是,但他属于圣骑士的思维终究和佣兵有所不同。而史蒂芬在理解了贤者等人的用意以后,尽管身为团长,在那些麾下的逃兵出现,手下其他人愤愤不平大声咒骂他们是懦夫的时候,他却是沉默寡言。

没有对此大声咆哮,仿佛是在默许逃兵的出现,这种做法可以排除最后一丝心灵动摇之徒,令这件事情成为一个开端,进一步地精简队伍的存在。

自己麾下的人出现这种情况,对史蒂芬来说可谓颜面尽失。但大敌当前,他明白任何方面都不可大意。这不是计较个人情感和颜面问题的时候,历经过司考提血战的他是明白的。自己这一批人肩膀上担负着的是众多的性命,若是不在这儿解决,放任事情再一次扩大的话。

若是。

让魔女逃出了人口稀少的巴奥森林地带,去到繁华的大都市,去到自己的妻女所居住的地方的话——史蒂芬打住了自己的想法。

一些不妙的言论开始在队伍当中扩散,异心者出现了。

历经过许多事物的人,都是明白的。一支队伍可能在一致对外的时候表现得无比团结和默契,但当内部出现了分歧的时候,不论是再怎么团结的队伍,都会变得四分五裂起来。

糟糕的食物和糟糕的地形严重地打击了士气,队伍当中的沉默持续了许多天,在尚未见到魔女之前,队伍却已经面临了如此的困境。

阿道佛斯回过头望着自己麾下的圣骑士。虽说逃兵仅仅只在佣兵当中有出现,相对起来更加严格律己的圣骑士仍旧是满员的,但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他回过头用那双狼一样锐利的眼睛扫视时可以看到很多自己的部下都低下了头或者移开了视线。

显然,他们也并非全无动摇。

要论与魔女相关的情报,耶缇纳宗尤其是阿道佛斯所属的部门应该能说是相当的行家,但那个男人在他们之上。

“心灵魅惑。”

“恶魔的轻声细语。”

“攻击你的不是魔女,而是你自身内心的弱点。”

这些令人似懂非懂似乎在故弄玄虚一般的诡异说辞,难以概括魔女能力之一二。司考提那日的战场上是混乱的,并且加之以遥远距离,魔女的这一方面能力未能彻底显现。

而如今愈是靠近她的所在,他就越能感受到空气中的诡异气息。

诚然一切皆成为死物的大地寂静令人毛骨悚然,但这里就连风和空气都是奇怪的。

要让人形容起来的话,就像是空气有了一层质感,它不再具有那么强的流动性,而开始有一种黏稠的感觉,仿佛就连空气都已经死了。

而这穿越过树林间的风,又像是夹杂着谁的悄悄话。

不停地在耳畔响起。

从第十三天开始,夜里常有人幻听然后惊醒。

佣兵们,甚至是圣骑士们,开始无来由地就感到悲伤,感到孤独,开始怀念起自己的老家。

魔法师们尽力地运用魔法进行抗争,然而他们加起来都仍旧无法与魔女的能力相比。因而夜里偷偷逃走的人逐渐增多了,一直到了第十五天的时候,队伍已经只剩下一开始出发时的六成人数不到。

圣骑士减员到了八十人,而史蒂芬麾下的佣兵们也只剩下最忠实的核心人员。

唯一没有出现逃兵的反而是身体素质上最为柔弱的魔法师们,尽管有许多魔法师学徒都变得脸色苍白起来,但研习魔法之人本就需要极高耐心和对于挫败的耐受能力,最后反倒是他们对于这种若有若无的精神影响最有抵抗性。

逃走的那些人一度产生了些许的细微纠纷,因为要走出森林同样需要大量的物资,而在第一天出现逃亡者以后众人就加强了对于物资的守卫。所幸最后在不见血的情况下双方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妥协,才使得这支人类特遣队终究没有在真正面见魔女之前就因内斗而毁灭。

枯燥的赶路进程,每天都是艰难的地形加之以难吃又单调的食物,人们在精神和体力上比起一开始都下降了许多。

佣兵们连聊天说笑都不再进行,队伍当中没了歌声也没了笑语。圣骑士们紧抓着脖颈上挂着的圣徽不停地碎碎念着这是神明给予的试炼——这样下去迟早会再有人崩溃,他们都深知这点,但却连振奋士气的方法都没有。

所有人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力来面对这令人昏昏欲睡的环境。

一切一直到第十六天的这天早上,才终于再次有了改变。

“食尸鬼的痕迹。”斥候这样说着,这个消息宛如一盆冷水浇在众人头顶上。他们一路追赶着以这作为线索已经行走了多日,食尸鬼的痕迹本身并不算罕见,只是这一次。

“是新鲜的,几个小时前刚留下来的,它们似乎是在找些什么东西。”

“或许是食物吧,那些东西也一样需要进食。”

“阁下,这边,这里有别的什么东西!”另一侧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众人聚集了过去。

“脚印。”

风忽然刮了起来,枯死的野草先是晃动着,再过了一会儿忽然掉落了下来随着风打着卷儿。

“人的脚印。”

在众多的食尸鬼痕迹当中,一组平稳而小巧的脚印十分醒目。

“她就在附近了,所有人,提高警惕!”阿道佛斯这样喊着。

握紧了手中的长矛。

台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赤峰治疗盆腔炎方法
来宾整形美容手术
台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赤峰治疗盆腔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