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青帝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龙中有龙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5:51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龙中有龙

新洛城

在纺锤星体前片刻,叶青和吕尚静、荀彧在宫西配殿。

叶青背着手,踱着步子,说:“大冲撞在既,你们准备了完了么?”

“陛下!”荀彧坐在杌子上,斟酌说:“天庭已预测这次冲击,天罗地必会崩坏部分,但天庭已把权限转移了,只要陛下一声命令,就可接管。”

“不过,这有个时机,早了,我们承担不了崩坏的反噬,晚了,怕这大击,会严重破坏人道。”

“这个朕自有决断。”叶青这化身说,转身问吕尚静:“宰相,你怎一言不发?”

吕尚静正苦思,听叶青问,起身阴郁说着:“这大冲撞,必天灾**,死伤无数,要是调兵到各郡县,已来不及了。”

“幸郡县有兵,已早命令戒备。”

“这下天地大变,臣请陛下下旨,各郡县汉兵,可有战事处置权。”这语自吕尚静齿缝里迸出来,荀彧都一个寒颤。

叶青出了一会神,就说:“这建议很正,传旨,用道法传信,立刻传遍郡县。”

“是!”

叶青才踱了两步,草拟诏书已有,叶青看着点了点首,立刻发下,发了下去,眼光又灰又暗:“这次,不知死多少人!”

话还没有落下多久,“轰!”一声,叶青猛一震,吐出一口鲜血,这是纺锤星体继续陷入,整个世界的巨震。

“陛下!”

“我没事,这是反噬。”叶青苦笑着,一挥手,就见大殿里,出现了一个巨大沙盘,这见这沙盘显出一瞬间,就见天地有感,雷云密布,暴雨倾盆

几乎同时,沙盘上冉冉飘出一股青紫色烟雾,烟雾越来越浓,凝聚成一条青紫色的真龙。

大地上地气震动,虽有镇压,但冰雹遍野,飓风龙卷,狂潮海啸,山崩地裂,火山喷发。

可以看见,喷发之地,乡村无声就被吞灭。

只见笼罩在整个大地上的青龙,顿时一声悲鸣,血和鳞片飞溅,就在此时,不仅仅是这样,只见下面顿时显出了浓郁的灰黑带血的云气。

这些灰黑带血的云气一出现,就似乎有针对性,突化成万千血箭,十分可怕,集中射向在半空青紫龙……

“噗!”

叶青又一口鲜血喷出,与半空中一声惨叫同时而起,只见青紫龙躯,溅出万道血箭,拼命挣扎着,但就要散开。

目睹这些,吕尚静和荀彧,都是心中不由一跳,吕尚静更是嘶声:“这些可恨之士绅和黎民,这是天灾之难,非本朝失德,怎怨恨着青朝?”

天下·千郡

几乎同时,有号角声响起,大营开启,有玄衣铁骑乘着战马而出!

雷鸣一马蹄声响起,在早等待在前的太守前而止。

在瞬间停止的骑兵前,已着重甲的郡骑尉向太守行礼,退了几步,翻身上马,拉下面甲。

齐声拉面甲声响起,都骑尉高声宣告:“奉青汉之名,陛下之旨,宣告——汉宁以强亡,不以弱苟。”

“骑兵奔驰,凡有乱者,无论是谁,格杀勿论。”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诺!”

一千五百骑兵,一片铿锵的声响起,拔出腰间的长刀致礼,齐声:“杀光乱民一个不留!”

下一瞬间,铁蹄敲在大地上,驰骋而出。

整个大地震动。

…………

荀彧说着:“受天下之贵,也受天下之秽,这天灾自就算在本朝身上,不过,本朝岂会这样受制于人?”

话还没有落,只听一声长啸,巨大青紫龙躯体裂开,一道浓郁至极青气,带着龙形冲出。

“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时的叶青,青紫气瞬间散去小半,但就在这时,又有高呼万岁之声,以及杀机直冲天空,只见半空中,受此时百万汉人的众志成城,汉国龙气凝一条青龙,虽形态少了十倍不止,但张牙舞爪,意欲噬人。

受此影响,原本巨大青紫龙躯裂开的云气,又向核心靠拢,看着这些,叶青不由仰天长笑,肆意宣泄着喜悦。

“哼,黄帝,你所要的,不就是这个?”

“是,天下百姓是最无情之物,不管你有多少功绩,一旦受挫,就会怨恨官府。”

“哪怕是天灾,哪怕本朝才立一年,算不到。”

“但怨气不问是非,天命都得鼎移。”

“可惜朕对此太理解了,这些年,朕为什么取小舍大,培养汉人,就是为了此刻——在生死危机之刻,唯有他们为朕挥剑。”

“杀吧,杀得千千万万,跪伏了,龙气就会重凝。”

“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叶青突收敛了笑,淡淡的说着。

本域暗面

青光一闪,叶青一个分身,来到时空门镜面前,才吁一口气,就见得丝丝淡青色的风萦绕,一个背影在风中若隐若现,这时目光转过:“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这情况,无非就是大举杀戮。”

“我以龙中有龙的准备,已抵消了这次大劫。”叶青淡淡的说着:“新得的青朝官吏靠不住,就靠众志成城的汉家官民与军队。”

“这和营啸一样,撑过了最初的惊慌和疯狂,自会归于秩序。”

“而秩序就是龙气。”

“至于里面死几成人,说实际,顾不得,也不想去顾。”

“要是没有龙气配合天罗地镇压,就不是死几成,是能剩几成的问题了。”

“……也罢,那青珠方面的问题呢?”青帝说着。

“我判断青珠的选择,有九成还是直冲向暗面,这符合他的性格和处境……”

“臣已拥有青朝,虽才第二年,虽逢着大劫,但总有不少裨益。”

黲“稍加整顿,青朝力量就可下降到暗面,与整个暗土结合,应可以抵挡住他一段时间。”叶青吐了一口冷气,躬身:“这是上驷对下驷策略,帝君和四位分身联手,不要对付别人,要对付伶仙子。”

“伶仙子不过是天仙,还是虚格,短时间内必可击杀,失去伶仙子我有把握青珠七成会疯,不只是感情,在零号舰里数据库冗余攻击试探出来一些有趣秘闻,他的战略与伶仙子身体密切相关……”

“失去理智,又在我域的圣人,并不不可怕,再怎么破坏,对世界来说,也是长痛不如短痛,且就算这次杀不死,也受重创,下次也必死。”

叶青沉思着说,目光灰暗,到现在的位份,目标已不在是红云亚圣这层,而是道君圣人一层,说出来也有可行性,最关键是成本还诱人的低……除无耻一点,就没什么缺点。

青帝安静听着这些,嘉许:“你策略又进步了,不过不必这样试探……有些事,你觉得很严重,其实说开了,它又是小事。”

叶青有点汗颜,当即拍马屁:“帝君英明。”

“但青珠做出了一成的选择呢?”青帝一丝不苟追问。

叶青眨眨眼睛,两手轻轻对拍:“那面……铁毡已准备好了,而铁锤已出现,我很确信对方发现了下面有异常,毕竟我的仙天世界再怎么样伪装,也长期耽搁在那里太久了,只要本体将伪装一撤……”

风轻轻回旋将声音束缚在这片空间,不知道是否错觉,叶青似乎看到了帝君的笑意,定睛再一看又什么都没有,当下不敢多看,心忖多半自己幻觉。

…………

时空隧道里

青珠神情哭笑不得:“怎是这面?”

伶仙子小心翼翼:“我在不确定数据库里运算随机数列,随便选的结果,奇数是雄镜,偶数是雌镜……”

“……那叫日镜和月镜。”青珠为少真道君默哀。

“啊?人类的叫法好复杂,不都一样么……”伶仙子嘀咕,又扬起小脸:“那圣人的决定呢?”

“我通常相信自己本能的第一个决定,但这次本能并没有指向哪面——虽我自己分析觉得直闯暗面更合适,但我还是相信伶的选择。”青珠目光深幽,似乎已穿透了命运长河,看到了自己辉煌未来:“你是我的天降之物,从未沾染两域任何气息,必使得我成就前所未有的功业。”

伶仙子听着,心情有点触动,没有提醒青珠自己的身体已落在别的男人手里,虽不通人情世故,但她也知道男人都忌讳这个,或在青珠潜意识里始终相信完全占有自己……不过,这世界上真的有完全占有,永远占有,始终不变的这种事情?

舰灵少女迷惑着,苏醒似乎并没有过去期盼那样好,世界充满太多太多让她不知所措的东西,可……又已回不到当初了。

…………

亿万里虚空深处·永固时空门基座

大片白光洒在这片区域,不断沉入下面空域,进行深入探查,而似乎从未留意过这里的一座晶门……当在虚空尺度而言,它非常小,自概率上讲,给捕捞世界大疏漏过去很正常,刚撞在络上才不正常。

但叶青个人觉得,这座高层道天时空坐标在它没有启动时,完全没有任何感应,在自己本体天仙神识中也空无一物,证明它没有质量,只有近视距内才能看到它的存在,证明它能释放出光……

宜宾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桂林治疗早泄医院
内江治疗白斑病费用
宜宾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桂林好的男科医院